坐标一座四线城市,开一家书店是什么体验?

坐标一座四线小城市,咱们决定开一家书店
书店的主意来源于老板在某次出差的晚上和搭档逛了钟书阁,如水凉夜加上一天的疲惫,大概是突然被包围在书香和宁静里,精神世界的任督二脉通了又通,所以萌生了开书店的主意。至今咱们也没明白,怎么会这么膨胀呢,但书店确实是开起来了。
开到现在时间不长却有许多感触,便想着写出来分享。不会过多讲述咱们开的这家书店,而是偏向于一个书店小白入行前后的体会和经历。这一年多经历的痛苦远多于进程里的喜悦,认识了许多有意思的人,聊过天南海北的天,也遇到以前未曾见识过的工作,按住脱口而出的C泥马,静静消化各种令人不安的负能量。
我不是来打广告的,所以文章里不会呈现城市名、咱们书店的姓名或带有姓名的图片(文中会有不同书店的图片,大多是我自己顺手拍的,没有寻求视点和作用,假如有需求可能会用到网络图片,假如涉及版权或哪位老迈觉得不合适的请私信我删去)。


为什么会挑选自己开一家书店
喜欢看书,喜欢装逼,喜欢生活里的夸姣,开书店大概是每个文艺或伪文艺的年青或不年青的人都想做的一件事。当然困难重重也不知道成与不成,但一辈子能干一次这样的工作,也算是自认为值得自豪的一个豪举。咱们也觉得其实书店依然有生计的空间,复合型的事务模式能够有机会为全体提供现金流支持运营,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打造自己的品牌和事务空间。书店并不仅仅仅仅传统的卖书,而具有其独特的功能为其他事务提供支撑,许多人说到书店脑子里会浮现出书籍,而实践上书店的呈现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流量”,仅仅这种流量必须依托在足够的现金流和转化模式基础上才能实现价值。


在准备的阶段,有许多人质疑现在还有人买书吗、怎么能活下去、你们有这样的才能吗,等等。至今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敢就这么做了,但冲动比起深思熟虑来说要简单得多,无知者无畏,开一家书店其实很简单,运营书店却比开书店要难上好多好多倍。
虽说是冲动,但也不是随便一拍即合就开干,咱们几个人虽然不是书店运营的专家,可是由于几个人经常跑市场(书店也是途径之一)所以对于书店的环境还是相对熟悉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几个人在老板家里支起小投影,列出了一系列的项目板块,一个一个地剖析、评论、推翻、又拾起来,做出了几个不同的猜测计划。一开始依照理想状况猜测做的模型连自己都不敢信任,感觉很快就能够如星爷说的“做大、上市、分拆、再上市、再分拆、再上市”,实践上咱们并不信任一门生意能够这么顺畅,所以挑选了相对保存的状况进行猜测,成果比较“正常”(在实践运营中发现其实“正常”也很难,后边再展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