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方法有些哪些?

读书真正的目的,有如蜜蜂酿蜜,是要从许多他人的说法中,酿出新的东西来,以求对观念或现实作新的解释,因此而形成推动文化的新动力,在此一大过程中,分析与综合的交互使用,才占了方法上的主要地位。
方法,实际即是一种操作;操作是要受被操作的对象的制约的;被操作的对象不同,操作的程序亦自然会因之而异。许多人似乎忽略了这一点,于是无意中把方法过于抽象化,不仅将文献上的求证,混同于自然科学中的实验,忽略了在中国文化中不是缺乏一般的求证的观念,而是缺乏由实验以求证的观念,并且将自然科学研究中的假设,以同样的分量移用到读书上面来,于是产生了:

 

(一)读书专门是为了求假设,做翻案文章,便出了许多在鸡蛋中找骨头的考据家,有如顾颉刚这类的疑古派。

 

(二)把考据当作学问的整体,辛苦一生,在文献中打滚,从来没有接触到文化中的问题,尤其是与人生、社会有关的文化问题。这种学者,才真是不生育的尼姑。

 

(三)笨人将不知读书应从何下手假设,聪明人为了过早的假设而耽搁一生。因此,我觉得胡先生这两句口号,可以有旁的用场,但青年学生在读书时,顶好不必先把它横亘在脑筋里面。
读书有如攻击阵地,突破一点,深入穷追,或者是避免浮浅的一条途径。

北京甲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2103万。公司致力于图书供应链的整合,我们利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对图书流通的各个环节进行信息化改造,并在图书流通领域引入人性化的管理理念和方法,从而提高图书流通效率, 减少流通成本、降低流通出错率。主要业务包括图书批发、零售、团购以及图书阅读等。

图书是知识和科技的传承的最主要载体,也是文化传播的重要媒介,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坚持为弘扬中国文化事业做出贡献,“让图书更高效流通,帮助国人多读书读好书”是甲虎人的使命。